Yoyo✨

#HQ#刀劍亂舞#主食BG#文豪野犬#乙女向#冷cp愛好者

【刀劍亂舞】棉花糖的孩子

由於各種原因我只好重新來過......。

亂藤四郎X嬸嬸

這是BG!有癡漢出沒注意!

不算肉沫的肉沫,求好心人士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。

以上OK出發→http://www.weibo.com/p/1001603910123541111371?from=page_100505_profile&wvr=6&mod=wenzhangmod

【刀劍亂舞】【鶴嬸】兩人的呼吸

「最後一次了。」




來人一如既往地在她的被褥前停下腳步,手捧著陶瓷碗於她身旁跪坐著。斗室內昏黃的燈光打在他蟬翼般的睫毛上,再小幅度的顫抖都能挑起她越發不安的心緒。




似是感應到人傳來的視線,沒有多語、只是輕輕將碗向前推了推。


她抿著唇搖搖頭,忍住眼淚的樣子像是個不服輸的孩子。




鶴丸國永無奈地嘆口氣,俯身撫平了被她咬出血絲的唇。




隨後,淡淡的鐵鏽味在舌尖瀰漫,為她鮮豔過度的紅唇抹去一些偽裝。


舌頭不輕不重地勾勒著相觸過無數次的形狀,把她所有溢出的鮮紅嚥下肚才收回,單純地感受從她柔軟上獲得的溫度。




眼淚終究是在他溫情的攻勢下潰堤,一滴一滴從臉側滑落,打濕他潔白的羽織、同時為她流連的吻染上一點鮮甜。




「喝吧?嗯?」抵著人的額頭垂眸,微微上揚的尾音和在瞳孔中流淌的光令人迷醉——她還是倔強地拒絕。




心思還停留在混合血與淚的吻上,空虛感強烈襲來,回想著至今為止的觸碰——滿足於指尖相觸的日子已不復在。




忽地一個衝擊撬開她緊閉的唇,磨蹭到方才的傷口帶給她撕裂般的疼痛感,隨即舌苔感受到難以言喻的苦澀灌入、擴散到整個身體。




她支支吾吾扭動身子想逃開,卻被他不知不覺繞到後腦勺的手臂箝制住,不顧她的不情願一點ㄧ點渡給人。




淚水再一次奪眶而出,她使勁搖頭、重重地在他胸膛上打了一拳。




悶哼一聲放開人,緊接著又含了一口覆上剛掙脫禁錮的她。




「——咳咳咳!」又是淚水又是湯藥,氧氣幾乎被人呼過來的二氧化碳給取代,窒息感密密麻麻啃蝕著肺,整個口腔只有她和鶴丸國永互相交換唾液的黏膩感,漸漸沈淪。




神隱或是忘卻。


她只有一個選擇。




鶴丸國永還記得那天她牽起他的手擱在胸口,隨著話語從心臟傳來震動——「對不起。」


明明應該有所不滿,他卻擺出了然的表情吻了吻她泛淚的眼角。


就連到最後,還要對她這麼溫柔。




五味雜陳的吻在他回想的同時消停了些,她大口喘氣,賭氣地用人的衣襬胡亂擦拭臉頰,惹得鶴丸國永一陣笑聲。




「.....我好醜。」接受事實之後一切都變得輕鬆許多,緩過來的第一句話讓他笑開懷,挑挑眉調侃著:「到了最後還關心自己的容顏嗎?」




許是被他的笑聲感染,剛剛哭喪著臉的也勾起嘴角輕笑。




「.....喝下去了啊。」


「喝下去了呢。」










輕聲地喊著漸漸模糊的名字,希望它能刻印在她的記憶裡——即使只是徒勞。




歡笑聲被徐徐吹進的風帶走,留下一片寥寂。


細數還有多少時間、默念著還有多少留戀。




黎明的陽光透過單薄的屏風灑在每一處,身體跟著空氣中的塵埃浮浮沈沈忽明忽滅。




她起身上前抱緊了人。


「謝謝你。」


「——不見。」




=碎碎念時間=


對能看到最後的你非常感謝,如果我有那個榮幸聽聽你的評價我會更開心w


首次發文,給了基友三個過濾過了,劇情不錯、文筆普普、標點符號的運用需加強。總而言之這麼不行的文我還放上來,是因為我太想跟新的小伙伴們交流了2333


如果有人對故事背景和理念有興趣,我之後會在碎碎念這塊補上的hhhh